圖書分類

上市新書

圖書評介

讓有溫情英雄行走四方——評沈石溪新作:《吃狼奶的羊》、《兔王圓點點》

書評內容

讓有溫情英雄行走四方

——評沈石溪新作:《吃狼奶的羊》、《兔王圓點點》

陳澤宇

從《斑羚飛渡》到《象王淚》,從《老鹿王哈克》到《狼國女王》,二十多年來,短篇、中篇、長篇疊出不窮,沈石溪早已成為中國動物小說的一面旗幟。今年,明天出版社又出版了沈石溪兩部新作,巨蜥、兔子和一只喝著狼奶長大的羊一起加入了“動物王國”,它們是叢林和草原上的強者,但更重要的是,它們是行走四方的溫情英雄。

《兔王圓點點》寫了一只不幸的兔子成長為兔王的故事。小兔子圓點點被狐貍捉走,僥幸從刑場逃脫不算,還咬傷了小狐貍的鼻子,算是“英雄”兔了。但圓點點回到阿斯特荒原后并沒有收到歡迎,反而因兔毛盡失被同類嫌棄,連母親也把它趕出了門。但圓點點沒有放棄,他和銀環蛇搏斗,逃出了獵人的追捕,成立了自己的家庭,最后“一舉挫敗狐貍和鷹”,成為了阿斯特荒原里新的兔王。

《草莽英雄》是沈石溪對題材的開拓。從阿斯特荒原轉到了熱帶雨林的珍珠水塘,雖然描寫范圍小了不少,但卻更見力度。母巨蜥“紅指甲”和“綠頂點”誤同在珍珠水塘產卵——這樣,小巨蜥孵化之后會共同爭奪資源,兩敗俱傷。于是,在母愛的催動下,同類成了“天敵”。但很快真正的天敵到來讓兩只母巨蜥不得不聯手抗衡,勇氣和智慧讓它們擊敗了黑尾蟒、印度鱷和白鸛,但紅指甲也在最后的戰斗中喪失了生命。綠頂點把自己和紅指甲即將出生的卵各去一半,讓彼此的后代都能存活。最后,她和來犯的公巨蜥“蚯蚓臉”同歸于盡,把自己的尸體留給了新生的孩子,作為他們最好的食物。

《吃狼奶的羊》是這三部作品中最長的。母狼“烏云飛”的孩子被山體滑坡埋葬,哺乳期母愛泛濫的烏云飛竟收容一只小羊“流火云”進行哺育。頭狼“金卡黑”發現后,因為對烏云飛的溺愛,不忍殺死流火云,反留它在狼群當中。但狼和羊終歸是對立的,狼群捕食失利,欲要對流火云下手,在烏云飛用生命為代價的掩護下,流火云最終逃出了狼群。但野山羊的社會只允許一個羊群擁有一只公羊,幾番爭斗后,流火云才不容易地加入了“麻花角”的群落。后來,在流火云的帶領下,羊群抵御住了夫妻鷹、金錢豹、黑熊等野獸的攻擊,但流火云卻遭麻花角暗算,墜落懸崖,被狼群分食。

沈石溪從未停止過對美好情感和品質的書寫。他在《愛是生命進化的能量》中曾說“假如善良是缺陷,假如誠實是錯誤,假如簡樸是罪過,假如溫情是弱點,那么人類要一大堆財富又有何用呢”,無論是人還是動物,一旦心無悲憫、冷酷無情,就算權力再大、威勢再強也終歸也被拋棄。頭羊“麻花角”雖然衛冕成功,但卻只能像“孤魂野鬼”一樣在荒原流浪,就是這個原因。他喜歡想象,喜歡猜謎,喜歡“另辟蹊徑去尋找離經叛道的解釋”。在流火云的頭顱重回神羊峰時,羊眼中迸射的光芒,毫無疑問是堅強、善良的溫情英雄的輝煌。 

而圓點點不也是這樣么?用不屈的精神戰勝自己,在磨難之后成為新的榜樣。

沈石溪的動物小說,一直是建立在對動物知識深入了解的基礎上的。在《草莽英雄》中,他給孩子們解釋了什么是真正的“冷血動物”,告訴我們所謂“冷血動物”并不“生活在一個與愛隔絕的冰冷的情感世界里”。相比起圓點點和流火云,《草莽英雄》里兩只巨蜥的形象是更豐滿的。小巨蜥出生爭奪資源的矛盾迫在眉睫,但又在這之前接二連三出現新的矛盾。每面臨一次敵人,綠頂點和紅指甲就展開合作,而敵人退去,它們接著彼此警惕。然而,這樣復雜的態度轉變也僅因為它們停留時間不長的“母愛”。當小巨蜥已經出世,母蜥的“母愛”已然退去,但她仍然義無反顧地設計殺死雄蜥,這難道不是“愛”的超越?她用英雄的姿態成就了小巨蜥的成長,沈石溪告訴我們,“冷血動物”也有溫情。

兒童文學的寫作,既要有兒童性,也要有文學性,在這三部作品中,沈石溪做到了。他在作品中抒寫頑童、母愛和自然,讓孩子既享受精神的愉悅,又進行了情感的教育,也讓文學既有教育的意義,又給人審美的體會?;腦?、草原、山嶺、池塘,巨蜥、兔子、老鷹、山羊、狼群……在沈石溪的作品里,動物和自然緊密地貼合在一起,給孩子們提供了讓想象肆意馳騁的空間。在這空間里,孩子們跟隨動物伙伴兒們,他們懂得了什么是生命,什么又是英雄,為什么有溫情的英雄這樣可貴有可敬。

等在若干年后,我們相信,這些溫情英雄們一定還會從阿斯特荒原、尕瑪爾草原和珍珠池塘的篇章里跳躍出來,和邁入動物王國的孩子們一起,行走四方。

上一篇:天津快乐十分中奖率
下一篇:一個圍著火光聽故事的故事——評梅子涵新作《綠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