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分類

上市新書

圖書評介

帶淚的生命之歌——《大衛之星》導讀

書評內容

帶淚的生命之歌

  著名兒童文學理論家  湯銳

 

 

這是一本直接講述二戰中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慘痛歷史的圖畫書,如此沉重的題材為何要在兒童圖畫書中呈現?又應該如何來呈現?

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曾說過:“對民族悲劇的記憶與對勝利的記憶,一樣神圣?!痹詰詼問瀾绱笳狡詡?,納粹使用各種殘忍手段屠殺了600萬手無寸鐵的猶太人,那是人類近代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一幕,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慘痛的歷史雖然離我們遠去,但是,今天的孩子不應該忘記歷史,只有每一代人都牢牢記住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的悲劇,才會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才會努力創造更美好的生活,悲劇才能不再重演。

《大衛之星》這本書以嚴謹的寫實風格、精湛的繪畫技巧,表達了一個沉重深刻的主題,畫家運用了一種非常獨特的繪畫語言來呈現歷史、講述故事。讓我們來欣賞一下本書別具一格的繪畫:

翻開扉頁,一列火車冒著濃煙駛過鐵路橋,駛入霧氣彌漫的遠方,仿佛駛入了灰暗的記憶深處……讀者很快就會看到,從第二頁開始,這列火車將出現在這本書的每一頁上,以不同的角度、朝不同的方向從讀者眼前駛過。顯然這是畫家精心選擇的一個獨特的講述視角:一段短短的發生在火車上的故事。

整個畫面只有一種顏色:暗淡的灰色?;嬪霞負躒侵畢嚀?,畫家用寫實筆法纖毫畢現地畫出硬邦邦的、橫七豎八交錯在一起的鋼架、鐵軌,兩條長長的、閃著冰冷寒光的鐵軌像槍管一樣筆直地插向遠方……

這幅畫就像一出戲劇的前奏曲,故事已經悄然拉開序幕。

第二幅畫在色彩和氛圍上與前后兩幅畫面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時間在過去和現在之間閃回,交待故事的緣起。這種產生強大視覺沖擊力的對比手法我們在本書的末尾還會再次見到。

在第三幅占滿兩頁的大畫面上,在嚴酷的寒冬里,猶太人排著長隊,被全副武裝的士兵押上密不透風的貨車,他們將被送往集中營。整幅畫面只有灰色與白色兩種色調,灰色是毫無生氣的鉛灰色,白色是破抹布一樣骯臟泛黃的陳舊色調?;嫻墓雇技喚承模撼迪?、候車室與木柵欄形成了一個封閉的三角區,活像一個囚籠(三角區的開口處則站著一個荷槍實彈的士兵,將這唯一的通道也堵死了)。以仰角畫出的高大的貨車車廂與候車室的墻壁營造出一種沉重的視覺壓迫感和強烈的情感張力。近景糾纏著帶刺鐵絲網的粗大木柵欄,猙獰地將畫面攔腰截斷,剛好擋住排隊上車的人們的頭部,看上去仿佛長長的一列沒有腦袋的行尸走肉,令人似乎感受到那些在黑洞洞的槍口威逼下離開家園、走向死亡集中營的人們恐懼絕望的壓抑心境。那寫著“禁區”的木柵欄橫在眼前,也給讀者造成一種生死兩隔的情感沖擊。

在這幅畫面中有兩個細節至關重要:一個是高大封閉的貨車車廂靠近頂部有一個小小的長方形通氣孔,卻釘著尖利的鐵絲網。另一個是車廂旁邊的白色嬰兒車,恰好處在畫面接近中心的位置,吸引著讀者的注意力,嬰兒車相對純凈的白色與周圍環境形成一定對比,帶來了某種懸念。

第四幅和第五幅畫面都被壓縮至書頁的二分之一上方:由視覺效果來強調密不透風的貨車車廂之擁擠、憋悶、壓抑、恐怖……從敞開的車廂門口處能看到緊緊擠在一起的幾個人的下半身,包括男女老幼,甚至還有殘疾人,唯一在畫面中露出頭部的小女孩,卻將臉藏在了媽媽的懷里,我們可以想到,那張稚嫩的臉蛋上一定寫滿了恐懼。

在緊緊擠在一起的人們中間,我們看到了一位女性,手里抱著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嬰兒。嬰兒的出現,是對前兩頁中嬰兒車的呼應。這位年輕母親是畫面中唯一有些許溫暖亮色的形象,雖然看不見臉部,但是畫家把她的衣著、尤其是腳上那雙高跟皮鞋畫得非常仔細、精致,以此凸顯她對生活的熱愛。而納粹士兵用沉重的鋼閂將車廂一下子鎖死,車廂立即變成巨大的悶罐(墳墓)。

第六幅畫面,滿載猶太人的貨車開向遠方,小小的嬰兒車孤零零被遺留在站臺上,似乎在眺望和呼喚著永別了的親人(注意嬰兒車的形狀和方向位置所形成的一種擬人化姿態,活像一頭蹲伏的小獸)?;嫻耐甘郵詠嗆艿?,在獨特的視角下,近景粗大的寒光閃閃的鐵軌與中景嬌小無助的嬰兒車形成一組鮮明的對比。這里沒有人,卻有一種強烈的情感充塞著空間,似乎能聽到灰蒙蒙的天空下寒風中搖曳著纖細的哭喊聲。

第七幅畫面,在一片陰慘慘的灰色調中間跳出一抹粉紅色,那是被扔出車廂的嬰兒蠟燭包,小小的、嫩嫩的,卻充滿了生命的活力。車廂頂部的小小通氣孔,鐵絲網已經被撕開,從中伸出一雙纖秀的女性的手,從那兩只手的不同姿態能夠看出,年輕的母親拼盡了全力正在完成那求生的一擲,將孩子擲向生命的世界。鐵路的路基旁有幾灘積雪融化的水漬,路基上生出了綠茸茸的一層小草——嚴冬即將過去、春天就要來臨!畫家以極端簡潔的方式呈現了故事的高潮。

第八幅畫面,獨特的繪畫語言表現了感人的一幕:一個個貨車車廂都朝嬰兒所在的草地微微傾斜著,似乎車廂里的人們都聽到了嬰兒的哭喊聲,他們在為這個小生命祈禱……讀者可以看出,這里是鐵路的一個彎道,火車拐彎時是自然傾斜的,然而在畫家匠心獨運的構圖中卻產生了意義雙關、極富感情色彩的視覺效果。

第九幅畫面呈現的建筑物,正是人們早已熟知的那座標志性建筑——奧斯維辛集中營,屠殺猶太人的死亡之所!前面生動的兩頁剛剛翻過去,這一頁卻完全是死一般沉寂,是全書最呆板、最死氣沉沉、色彩最單調的一頁,剛才還是積雪融化、春草萌芽的早春景象,而這里卻是白雪皚皚的寒冬,畫面上只有黑白兩種冷色,滿載著生命的列車駛入集中營黑洞洞的大門,如同駛入了墳墓?;藝竊擻謎庋墓雇己蛻食氏腫擰八勞觥?,并與前頁和后頁的畫面形成鮮明的對比。

最后一幅又是一個占滿兩頁的大畫面,畫面上是色彩豐富溫暖明亮的初秋,一派祥和安寧的鄉村家庭生活景象。一個小女孩站在小橋上扶欄遠眺,在她眺望的遠方,有一列長長的火車(仍然是貨車?。┱諑÷〉厥還?。這個背對著我們的小女孩究竟是誰?是故事的主人公、那個被母親從死亡列車上扔出來得以幸存的嬰兒嗎?還是那個嬰兒長大以后所生的子孫?正如在其他畫面中的藝術處理一樣,畫家依然留給讀者無限的想象空間。衣著鮮艷的小女孩眺望著遠方,仿佛在追憶逝去的親人,又似在思考生命的意義。是啊,這來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是用無數生命換來的!

十幅畫面,選取了整個故事中最具“講述性”的十個瞬間,呈現了一個令人潸然淚下的故事。死亡列車已經駛出了視線,可是那段慘痛歷史的輪轂仍在我們心上碾壓、震蕩?;毓防純純捶餉嬪夏敲端洞蟮幕粕褰切?,它堅定地穿透封面硬殼,將寫著“禁區”的木柵欄和鐵絲網炸得粉粹,它是大衛之星和紅軍戰士帽子上的紅星的結合體,是正義的象征,也是生命的象征。

 

關于這本書的繪畫語言,還有一點非常值得一提,那就是,全書各個畫面幾乎都沒有人物的面孔,當然也就看不到人物的表情,絕大多數出現的人物要么是背影,要么看不到頭部,就連最后一幅畫中的貓都是背影。這顯然是畫家刻意所為,他只用色彩、構圖和極少量的人物肢體動作來推進情節的發展和故事的氛圍,而留給讀者盡情想象的巨大空間。法國作家萊辛在他的名著《拉奧孔》中提到,真正的優秀藝術家是避免直接呈現激情的頂點的,因為一旦寫出或畫出人物在最恐懼最悲痛時刻的呼號,讀者的情緒就必然開始由激情的頂點往下滑了,而本書所講述的正是一個慘絕人寰的故事,如何讓小讀者避開殘酷暴力的畫面,又能在無盡的想象中朝著激情的巔峰一步步邁進,這正是畫家獨特的藝術追求。

 

最后還應該一提的是,本書的中文譯文非常到位,準確、流暢、充滿情感,與畫面配合相得益彰,為讀者更好地欣賞本書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小提示:什么是“大衛之星”?

大衛之星又稱作“大衛王之星”、“大衛盾”、“所羅門封印”,是猶太教的標志。大衛之星與以色列歷史上3000年前的大衛王朝有著密切關系,大衛王當政時期,國力強盛。而大衛的名字,在希伯來文中讀成dvd,頭尾都是D。到了距今2000年時,流行使用希臘文,希臘文的D字用大草寫的時候就是一個三角形,所以dvd ——DD尾,書寫時就變成了兩個三角形,將兩個三角形以反方向覆蓋,就變成了一個六角星,這就是大衛之星的起源。以色列人把大衛之星放在國旗上,以此表示他們對復興大衛王朝的祈盼。

在德國納粹時期,曾用大衛之星來分辨和隔離猶太人,并強迫納粹集中營中所有的猶太人都佩戴以兩個重疊的黃色三角形所組成的大衛之星。

上一篇:天津快乐十分中奖率
下一篇:迷人的旅行──《魔法夜光書》獻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