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分類

上市新書

圖書評介

蒼莽高山中的智者和仁者——讀張煒兒童文學新作《尋找魚王》

書評內容

      蒼莽高山中的智者和仁者  

       ——讀張煒兒童文學新作《尋找魚王》

                            劉緒源

 

  作為中國當代最重要的小說家之一,張煒涉足兒童文學已有好幾年。他的這本小說新作又是為兒童寫的。我以為,這是一部真正的兒童文學作品,而且,是兒童文學中難得的佳品。

  作品題材本身就有傳奇性,寫的是高山上的捕魚人。高山缺水,自然少魚,小說一開始通過和父母對魚的饞,對魚的憧憬和向往,突顯了魚這稀罕物在山民心中的地位,也勾起了小讀者強烈的興趣。這是很高妙的故事入口,也證明作者已諳熟了兒童的閱讀趣味。再讀下去,故事的線索越扣越緊,讀者的心也被扣緊了。這當然更借重于生活本身的吸引力:這里的捕魚人分旱手水手兩種,前者大多不會游泳,他們擅長在沒有水的地方找魚,有時是在積水里撈魚,有時是從濕土里挖魚;后者則生活在水邊,有水時他們可大顯身手,到了旱季他們就束手無策。所以在干旱的山區,魚更顯金貴,旱手也反而比水手更有地位。這樣,被老百姓神化了的最善捕魚的魚王也就分為兩種,小說寫的正是這樣兩位魚王間發生的傾軋,其中一位被害死,另一位多年后也死于非命。他們的死又都與無處不在的族長有關。族長是地方最高權勢代表,是中國幾千年宗法制社會的象征,“魚王”悲劇的根子正在這里。這故事一路讀來,是那樣扣人心弦,同時又內含深幽,耐人咀嚼。

  作品最為成功之處還在人物塑造,真正抓人和感人之處也在人物。貫穿整個故事的年方八歲的,寫得既有童心又有個性,是頗具真實感的孩子形象;孩子的父母寫得也不差;但更為血肉豐滿,性格獨異,一出場就給人以深刻印象,每次出現都會如刀刻斧鑿一般增添其傳奇性和真切感的,是孩子先后所拜的兩位師傅——從前的旱手水手兩個魚王的后代。這兩位師傅,一男一女,這時都已年近八十了,他們本是天作之合,卻成了終身的仇家;他們相互間有難消的恨,卻也有刻骨的至死未泯的愛。他們的不能結合與分隔到死,與父輩太想做魚王有關,也與族長的存在有關,所以他們的故事越讓人悲憤難抑,由此引發的思考也更其深透,小說的力量就體現在此。比較而言,那位旱手師傅,可說是個哲人,他話不多,但一出口,皆非尋常。他身世悲苦,一生都在逃離和避世,也一輩子在思考和反思。他說的“本事不光是從別人那兒取來,還要自己去找,一點一點找到一些、放下一些,最后留下來的,才是有用的真本事……”“長輩人牽手走三里,自己走七里。一輩子十里?!薄叭說囊槐滄傭莢諮?,最后也不能說學成了”……這些哲言放到現代教育哲學里,也仍是熠熠閃光的。他關于族長,關于魚王之害,關于捕魚的道德,以至關于整個人生的思考,更時時給人以震驚和警醒。這位悲苦的哲人去世后,男孩依其遺言找到的女魚王”,我以為是書中寫得最出色的,是可以與屠格涅夫、普希金筆下的俄羅斯女性相媲美的人物。雖然篇幅不多,著墨更少,但她的感染力超過了前面的哲人,給我們以強烈的情感沖擊。她為那位始終視她為仇人的人,幾次忍辱找上門求和,終身未嫁,她還為?;に疵隊?、四處求人、不斷給人送魚……這一、一男一女兩個人物,寫法不同,著力點不同,我想并不完全出于作者的構思,更是生活本身的賜予。古人云: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此處似反其意而用之,讀來真是余味無窮。

  小說最后,跟著那位女魚王,在水底深處看到了巨大無比的魚。她告訴他自己最終的發現:這才是真的“魚王”!有它在,這山里才會有水有魚;一旦沒有“魚王”了,今后這里就不會有水,也再不會有魚了,這就成了死山。我想,這真魚王分明是個象征,象征著自然之力的無比強大,世上萬物須以大自然的平衡為王,不然的話,無論什么族長和人間的魚王,最終都將遭致毀滅??吹貿?,作家有他長期獨立思考后形成的價值體系,它們通過豐富的形象流露在這本少年小說中了。也許今日的少年未必能全部領會作者的所思所想,但沒關系,只要被這故事所吸引,被人物的心理和情感所打動,有充實的審美感受,也就夠了。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許多深邃的啟迪,在今后需要時,還會出奇不意地閃爍于你的心中?!?SPAN lang=EN-US>

我覺得,這本《尋找魚王》,不論在張煒的創作中(不止是兒童文學創作),還是在中國兒童文學界,甚或在整個中國文學界,都將占據一個重要的地位。                                          

 

 

上一篇:天津快乐十分中奖率
下一篇:讓有溫情英雄行走四方——評沈石溪新作:《吃狼奶的羊》、《兔王圓點點》